「我差唔多每日落区都收到市民投诉话几时清理连侬墙

昨下午二時許,多名人員在康怡廣場管理處職員督導下,利用掃把等工具清理連接太古站A2出口的連儂牆。據知,職員是按早前張貼的告示執行命令。事後,街坊普遍表示歡迎,有人笑說:「終於唔使日日見住佢(連儂牆),篤眼篤鼻。」

2019年09月03日

大量美国人因滥用芬太尼类物质致死

事实是,美国以占世界5%的人口,消费了全球80%的阿片类药物,是全球第一大毒品消费市场。近年来,随着芬太尼类物质滥用,大量美国人因滥用芬太尼类物质致死。这完全是美方自己造成的,美国国内普遍存在滥用处方止痛药的传统,其背后是药企、医药代表、医生利益的完整链条,药企大力兜售、医师滥开处方、政府打击不力、大麻合法化负面导向等多种因素交织,最终造成毒品消费市场持续扩大。

2019年08月23日

416名警力75个行动组 海关总署 再打“洋垃圾”走私)

为了减少涉案“洋垃圾”对我国生态环境的危害,海关积极协调相关部门,做好固体废物的退运和无害化处理工作。日前,石家庄、大连、南京海关陆续退运出境涉案洋垃圾超过7万吨;杭州海关销毁走私旧衣物110.7吨。(央视记者 孙树文)

2019年08月20日

以促进双方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战略布局

最近,雷诺集团在本周宣布通过增资10亿元的方式与江铃集团成立合资公司,以促进双方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战略布局。

2019年07月20日

一些香港警察家属更是遭到暴徒的「人肉」与恐吓

隨着暴力行動的蔓延,發生在香港的以所謂「反修例」為旗號的「和平」遊行早已變質,少數極端暴力分子唯恐香港不亂,瘋狂打砸,恣意破壞香港公共交通和社會秩序,造成大量航班取消、港鐵停運,嚴重影響了廣大民眾的正常生活。一些香港警察家屬更是遭到暴徒的「人肉」與恐嚇。少數亂港狂徒甚至直接挑戰國家尊嚴,干出漢奸賣國賊的卑鄙勾當。在這些暴徒無法無天的惡行下,理性、安全和繁榮的香港突然間瀰漫起仇恨、暴力與失序。香港正在被推向極其危險的境地!

2019年08月06日

宿迁市纪委监委对2019年由村(居)填报的报表列出清单

宿迁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像民政部门下发《农村三留守人员排查摸底统计表》,卫计部门又分别下发《留守儿童登记表》《留守老人登记表》《留守妇女登记表》,部门之间缺乏统筹;而像《育龄妇女登记表》和《育龄妇女流动人员登记表》由同一部门不同时间发出,它们关联度高,完全可以设计在同一张表格内,避免重复填报。”

2019年08月03日

中越边境广西宁明县执法部门查获的一辆走私冻品车辆

此外,江苏、广东、云南等地海关部门也多次发布查获走私冻品消息。今年6月底,石家庄海关与河北海警联合破获一起海上偷运走私冻品大案,现场查获冷藏集装箱52个,有牛肉、牛板筋、牛肚等国家禁止进口的冻品1500余吨,案值约5000万元。

2019年09月08日

习近平强调

據中新社報道:正在甘肅省考察的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20日上午來到嘉峪關關城,察看關隘、建築布局和山川形勢,聽取長城文物遺產保護和歷史文化傳承弘揚情況介紹。

2019年08月22日

动力方面锐界ST车型搭载的2.7T发动机

2、传动系统由老款车型使用的6AT升级为8AT变速箱;

2019年08月17日

在于每一个人都要大声地对乱港势力说不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值此香港生死存亡之際,沉默的大多數不再沉默,愈來愈多市民站出來守護家園,在港鐵車廂、在街頭、在商場、在巴士、在餐廳,在任何一個暴徒肆虐的場合,都有正義市民勇敢發聲,而在尖沙咀一家商場懸掛的國旗被扯下並拋落海中後,有市民於凌晨時分自發升旗並唱起國歌,此時此刻,這歌聲雖不雄壯卻格外令人動容。同樣令人感動的是,不少工商界人士亦拍案而起。上月舉行的守護香港集會有三十多萬人冒雨出席,其中包括一眾工商界人士,表達了「香港是我家,一起守護她」的拳拳之心。

2019年08月06日

不是一个标准的全球化会适应全世界

华为“心声社区”今日(16日)刊登了该公司创始人任正非于10日接受《经济学人》的采访纪要。 在采访中,任正非介绍了今年前8个月华为的财务表现,收入累计增长19.7%,利润和去年持平。谈及利润没有增长的原因,他解释说,主要是战略投入在大幅度增加,华为增加了几千名员工,都是高素质人才,来修补被(美国)实体清单击穿的“洞”。 “现在从5G……到核心网,网络的“洞”我们已经补完了。我们在9月18日将要发布昇腾AI集群,1024节点,这是目前全世界最快的人工智能平台。”任正非说道。 他还向《经济学人》确认,华为可以许可技术和工艺转让给西方国家,许可别的西方国家也生产同等的设备。任正非强调:“只是技术秘密,不可能连员工都转让了。” 以下为采访纪要全文,内文有删减: 1、《经济学人》北京分社社长、“茶馆”专栏作家David Rennie:任总,您是一名非常重要的全球商业领袖。因此,在提出其他华为相关问题前,我们希望先问您一个关于全球化、关于技术给全球化带来哪些挑战的问题。你们现在有许多大公司所销售的产品和服务只有在建立起高度信任的世界才能发生,因为你们销售的不是网球鞋和网球拍,而是自动驾驶汽车或医疗设备。从全球化的角度看,针对这类产品进行交易需要建立在终生信任的基础上。但像中美这样的国家相互之间很难产生信任。这个问题能解决吗?应该怎样解决?我们想听听您的看法。 任正非:欢迎你们直爽提问,我也会非常坦诚地回答问题。 经济全球化对整个人类有非常大的好处,因为它对资源的优化配置和降低服务成本具有极大意义,因此会推动社会的进步速度加快。经济全球化是西方社会先提出来的,西方的指导思想是:西方提供先进的技术和设备,发展中国家提供原材料和低端劳动,这样来进行全球化的经济贸易。但是西方没有想到,发展中国家从低端生产开始,也会逐渐走向高端。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西方碰到了严重的经济危机,这个经济危机就是劳资冲突。西方经济学家提出一个理论“高工资、高物价、高消费”,在短时间内解决了西方的困境,实现经济的高速发展。直到上世纪末,数十年间,西方社会发生迅猛的经济增长。这个经济模式的基础是必须要有高收益,如果没有高收益就无法完成高收入分配。发展中国家虽然提供了广大的市场,但是发展中国家也会有大量商品进入发达国家,发生这种冲突和矛盾,不是全球化本身的问题,而是两个发展机制之间应该进行正确的协调。 单单就欧洲和中国的关系来讲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中国要履行WTO承诺,大规模开放服务业、制造业……。最近这两年开放速度加快了,比承诺晚了一点。英国和欧洲在服务业上经历了几百年积累,有充分经验,中国也有极大需求,如果欧洲服务业大规模进入中国,有利于中国的社会进步。中国用产品从欧洲赚回来的钱,欧洲用产品与服务再从中国赚回去,这样有利于财务平衡。比如,中国的汽车税收将用五年时间降到非常低的水平,英国和欧洲的汽车是世界上质量最好的汽车,日本的汽车是最经济实惠、又质量优良的汽车。所以,现在全球化中出现的问题需要磋商,一件一件去实现解决。不是全球化本身错了,而是机制在新环境下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是没有坐下来好好去协调。 再比如俄罗斯,如果当年欧盟接纳俄罗斯加入欧盟,俄罗斯的能源、西方的机械设备交易,估计至少不低于一万亿欧元,这些经济注入到欧洲,有利于欧洲解决内部贫富分化的矛盾。 我曾经与奥斯本和卡梅伦有良好沟通。当时奥斯本把英国税收降到21%,并不影响英国的财政,为什么?领救济金的人需要有条件领取救济金,必须去找工作,要么做一些公共服务,比如照顾孤寡老人、公共卫生等。减少的税收收入和减少的社会福利开支是相等的,所以英国很平稳。特蕾莎政府继续宣布把税收降到17%,英国的一系列政策是英国重新成为投资中心的基因。所以,要在不断自我调整中适应全球化,而不是一个标准的全球化会适应全世界。这是我一点不成熟的看法。 2、David Rennie :我知道我的同事有很多关于华为的问题。您刚才提到欧洲和日本等国家如何看待经济全球化,但唯独没有提到美国。鉴于目前的中美关系,您担心全球化未来的走向吗? 任正非:会。因为美国是世界最强大的国家,它本来是世界警察,维护世界秩序,世界的回报是接受美元作为国际流通和储备货币,美国通过发行美元向全世界征收铸币税。如果美国继续承担维护世界秩序稳定的责任,它并不会吃亏。但是现在美国自己把这个机制破坏了,大家不再相信美国在维护世界秩序,也不相信美元是最可靠的储备货币。当全世界对美国和美元的信任产生摇摆,美债和美股就会发生危机,这会引发美国内部产生巨大的经济政治动荡。 3、《经济学人》伦敦商业主编Patrick Foulis:2019年,美国外交家做了很大的努力试图说服美国的盟国不要使用华为设备。请问任先生,美国所采取的一系列行动现在成功了吗?美国的这些努力对象主要是其核心盟国,比如英国和澳大利亚,但是似乎越南等国也面临来自美国的巨大压力,要求他们不要使用华为设备。美国的这一系列抵制华为的举动现在有多成功? 任正非:首先,对于买不买华为设备,这是很正常的商业选择,因为过去也有很多客户不买华为设备,选择过程中大多数是商业原因。但是选择5G的时候,把5G作为一个政治因素、作为一个危险品来看待,美国可能看待错了。对5G的选择应该从有利于国家发展的角度,而不是政治角度。 我举一个例子。一千年前,中国处于唐宋文明,当时中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清明上河图的盛世形象不是虚构出来的,而是真实描绘。几百年前,英国的哲学和社会制度促进了工业革命,英国人发明了火车,还发明了轮船,而中国基本还是马车,马车的速度比火车慢,载货量比轮船低,中国就落后了。英国成了世界上的工业强国,把工业品卖到了全世界,对各国的社会进步产生了巨大影响,至今全世界有2/3的人口会讲英语,这就是速度决定了社会进步。 5G是一个高速度、高带宽、低时延的信息联接技术,代表了信息社会的速度,谁掌握了速度,谁就会快速前进。在信息社会中,放弃了速度,放弃了对优秀信息联接技术的选择,也可能使它的经济减速。 英国人民是非常聪明的,英国大学也是世界最优秀的,如果要重振工业雄风,一定要在信息社会中掌握高速度。光纤网络、基于光纤网络的5G技术,它可以联接超级计算机、超级存储系统,支持人工智能。如果人工智能可以让现有产能提升十倍效率,那么英国就变成几亿人口的工业大国。我说“提升十倍效率”是随便说的,在极端情况下,提高百倍、千倍效率也是可能的。人工智能的鼻祖是图灵,他是英国人;克隆小绵羊多莉的也是英国人。如果基因技术和电子技术融成一个技术,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不可想象。英国有极大的振兴空间,速度决定了英国是不是会走向胜利。 4、Patrick Foulis:我想问问关于过去几个月华为的情况以及美国的打压对华为有哪些影响。能否谈一下自今年5月份华为被加入“实体清单”以来,你们的财务表现如何?会不会由于“实体清单”事件带来收入下滑? 任正非:到今年8月份,我们的收入累计增长了19.7%,利润和去年持平,没有增长。收入增长率在递减,年初是30%左右,年中是23%,8月份已经是19.7%了。利润没有增长,主要是战略投入在大幅度增加,我们增加了几千名员工,这些员工都是高素质人才,比如一些天才少年、应届毕业的博士,他们来主要是要修补我们被实体清单击穿的“洞”。现在从5G……到核心网,网络的“洞”我们已经补完了。我们在9月18日将要发布昇腾AI集群,1024节点,这是目前全世界最快的人工智能平台。 现在实体清单打击对我们有影响的是终端,终端的“洞”还需要一定时间才能补好。 Patrick Foulis:现在海外消费者业务是不是在萎缩和下滑? 任正非:之前终端在海外出现了下滑,下滑的速度在减慢,10%左右。 5、Patrick Foulis:这个月再过一段时间,你们将推出华为Mate 30系列新手机。Mate 30系列有没有安装安卓和Google应用?现在是什么情况? 任正非:没有预装Google的GMS生态系统。 Patrick Foulis:那我还要问个问题。如果说华为的这款手机并不能预装全套的Google应用,是否可以预测未来华为手机的海外销量会大大低于从前?是不是意味着下半年,包括第四季度,华为在财务上会面临比较大的打击? 任正非:首先,我们还是想继续使用安卓系统,我们和Google还是很友好的。如果美国政府不准我们使用,我们也有替代方法,但是如果要进行替代,需要两、三年时间才能完成。所以,终端海外销量在这段时期有所下滑,我们认为是正常的。除了生态应用以外,我们的手机还有很多特殊的优质性能,因此我们认为还是会有客户喜欢和接受我们的产品的。9月19日在慕尼黑发布Mate 30手机,要根据那时的发布情况来看,里面装载了什么东西。 Patrick Foulis:在华为准备推出自己的操作系统期间,您觉得有没有可能出现亏损? 任正非:不会。增长会放慢,但是不会亏损。 Patrick Foulis:假如说我是负责Google公司的,华为最终在全球推操作系统,作为Google会多担心呢? 任正非:Google还在不断说服美国政府许可我们使用它的生态系统,我们和Google在这个问题上是一条心的。我们的操作系统最初并不是针对手机开发,而且Google的操作系统是开源的,我们还会继续使用。美国限制我们不能使用的是Google的GMS生态系统,涉及千万家合作伙伴,华为也不可能一、两天就能替代完成。如果美国政府批准我们继续用Google生态系统,其实就是美国公司垄断了世界;如果美国政府不批准,美国公司在世界上的竞争力就削弱了。 6、Patrick Foulis:我们知道您的工作之一是要重建信任,华为公司有没有考虑在重建信任方面提出一些激进的选项或者方案?比如说把中国市场外的部分5G业务卖给其他公司,有没有考虑这样一些激进方案调整公司架构,从而重建信任? 任正非:我们不太可能采用引入外来投资者的方案,因为投资者的思想方式以盈利为中心,而我们公司是理想高于投资利益。至于技术是不是可以许可转让给西方国家?可以。不是部分,可以是全部。华为的理想是“为全人类提供服务,努力攀登科学高峰”,有更多人来一起完成,符合我们的价值观。因此,能否许可别的西方国家也生产我们同等的设备?可以的。 Patrick Foulis:跟您再确认一下,您说的转让是把某些区域的5G业务卖出去,还是指技术许可? 任正非:技术和工艺都可以许可,他们可以在此基础上再研发。 Patrick Foulis:这种模式下,华为员工和相关的设施、场地一并转让还是只是知识产权? 任正非:只是技术秘密,不可能连员工都转让了。

2019年09月16日

8月份价格上涨主要是受到猪肉价格上涨影响

——就业形势总体稳定。今年以来国家高度重视就业问题,就业成为“六稳”之首,就业市场在一系列措施下保持稳定。例如,从失业保险基金结余之中拿出1000亿元来支持就业培训;实施大规模减税降费政策,全年将减轻企业税收和社保缴费负担近2万亿元。“就业稳就意味着收入稳,也意味着民生稳,对于中国经济保持稳定增长奠定了很好的基础。”付凌晖说。

2019年09月17日